在我悟事的时候,母亲已经进行着油画创作。她认为仅仅在画布上创作有点欠缺,喜欢自然的母亲经常把画描绘在起居室和卧室的隔扇上。
 也许因为成长在那种环境,我从18岁的时候就开始描画油画。
 离开父母,用自己的力量能达到哪种境地? 8年前我下定决心,来到京都。
 穿一双稻草鞋究竟能到何处?我想回到原点尝试一下。虽说从小松来到了京都,但那个时候画儿也卖不出,过着相当悲惨的生活。
 住在京都的第2年,在那个时候,正好是追求自己的颜色和题材的时期,应该说在那里遇到的,正是「孟宗竹」。
 是这个!
 平时看着不形于色的竹林,在那时,我的心境和竹影恰好融合了,她捉住我的灵魂使我不能自拔。
 孟宗竹,粗大健壮,青绿,向上挺拔直冲蓝天。然而,其根在地中密密麻麻地蔓延交织盘绕,连混凝土也能穿破而出的气势,象杂草一样的生命力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。
我感受到竹子确实就象表达了人的外表和内心世界。
我决心用毕生的精力去追求,以竹喻人究竟能够达到何种境地?
 从那天起就开始了我对竹子的痴迷。追求竹的心,竹的声音,散发的香味,色彩和平衡,坚持不懈地描绘,不断享受母子感情和交流。在那期间,参加中日女流画家展连续4年获奖,在国内外展览会入选获奖,并且每年定期举办个人展,由此竹子画的定购也逐渐地增加起来。我当时以售画来供给生活,描绘出使大家感到喜悦的竹画,因此每当来了订单,我都拼命着去描画。

2

有一天,我忽然想
描画出漂亮的竹林,把一根根都画成美丽的竹子,追求这种心情是否有些过激,还能不能描绘出竹子的本来面目呢?
 一生,拘泥竹绘画事业的话,必须具有用现实目光和真挚情怀来观察竹子。
必须具有象孩子一样的眼和情感,将所感受到的坦率地表达出来――。

 并且从现在起,再揭掉一张皮。
想更坦率地看一下,描绘一下竹子。
而且,无论如何需要构思的转换。
将心态变为全无状态。
说不定也许进入一个没有颜色的世界时,竹地的色彩显得更加鲜明。
对了。没有颜色的世界――北极或南极。
反正是去,不如就去地球的头部,我决心前往北极。
 到地球轴心的顶点,到没有颜色的世界,来重新凝视画儿和自我。一想到这里箭盾难挡,查阅各种资料,到处向熟人打听,目标瞄准的地方是世界最北边的爱斯基摩人村落「shioraparuku」。这里是丹麦领地,我前往丹麦大使馆申请,又几经周折申请了特别准许证,因为这里有美国的基地。后来终于如愿以偿,平成3年6月30日,于成田机场出发,到7月30日约1个月的时间,体验Greenland的生活,8月3日回国

アザラシ猟

 shioraparuku,位于顾琳岛的北部人口70名,狗300只,房屋只有十八、九间的小村落。
 那是一个没有电、煤气和自来水,连淋浴都没有的地方,其生活环境完全与文明相隔离。在当地,有位从18年前就住在这里以狩猎为生的日本人叫大岛,我从他那里借了一顶帐篷露宿,还时常被邀请去吃饭,承蒙他多方关照。也交了几位朋友,并受到各家款待。有一天,和住在当地的的丹麦人库欧茨去猎海,同行了3天。枪声一响,海豹为了存活拼命逃跑。人们为了存活穷追不舍。看着在浮冰上解体被打死的海豹时,惊奇地并没有感到残酷。为了生存别无选择。除必需的海豹和鲸鱼以外,绝对不多杀生,在这种苛刻的条件中生活的人,为这种自然法则而触身感动。
 还有,Inuit的两个年轻人,在海滨打捞了2米长的白鲸鱼仔的时候,不知由何村而来的居民们聚集到这里,手拿着小刀切鲸鱼的皮,除掉白鲸油后就开始吃。口和手滴着鲜红的血,一边说「mamatto(好吃)」一边笑容满面大口大口地吃着。4岁的少女也灵巧地使用小刀吃着。我也按照他们交的那样试着吃,鲸鱼皮脆口有嚼头,与鲍鱼相似味道鲜美。

イヌイット

 登上略微高的山冈岩石场,天空无数只的appariaho(候鸟的名字)飞来飞去,一边发出有些嘈杂叫声,一边不客气地撒粪。黑狐狸来到近处一个一个地寻找石头和石头间的鸟巢。在一个山涧中3只黑狐狸转来转去的景象会使你切身感受到大自然。
 生活的严峻和顽强,酸甜苦辣和喜悦,那样强大的生命力,生命那种光辉的世界及没有颜色的世界,我饱尝了这一切回来了。竹子也具有那种生命力,此次是硕果满载的旅行。

 

グリーンランドにて 生活的严峻和顽强,酸甜苦辣和喜悦,那样强大的生命力,生命那种光辉的世界及没有颜色的世界,我饱尝了这一切回来了。竹子也具有那种生命力,此次是硕果满载的旅行。
 要想成为长久不息的画家,尽可能在年轻的时候竭尽全力去做,不仅仅是思考,更要付注于实践。
 此次前往顾琳岛,曾遭到周围人的极力反对,不过,我深信自己倔强的性格「什么事都能做到,如果想去做的话,就能实现」。
随着时光流逝虽已长成大人了,但我心里总是充满幼童那种好奇心。此次是夏天的顾琳岛,下次想冬天去访问顾琳岛。隆冬的3个月,整日不见太阳,那种黑暗季节的生活该是怎样的?零下30度至40度的世界,从现在起就陶醉着这次打算带些蔬菜籽去。
在那里,蔬菜类全部是进口,传统观念认为蔬菜在那里不能成长。不过,太阳出来的季节生长着高山植物,我想蔬菜不会不能生长吧。如果能稍微给爱斯基摩人补充些蔬菜的话,我会感到非常幸福。
 「京都的竹」和「顾琳岛的Inuit」。
健壮,顽固的生命力。我感觉看到了他们生命光辉的因缘尤深。

グリーンランドに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